首页 > 联系方式

饮马长城窟行》中国古代通信方式有哪些?

来源:本站 作者: 发表于:2019-04-08 17:29:10  点击:1593
  有手机,有互联网的我们,似乎根本就没把怎么和别人通信当一回事

  有手机,有互联网的我们,似乎根本就没把怎么和别人通信当一回事。可在现代通信技术发展起来之前的几千年里,人们一直都在为通信发愁,著名诗人杜甫还曾有家书抵万金之说。今天,一笑就借一首汉朝的古诗,来说说中国古代的通信。我们先来看看原诗--

  接下来又说远道不可思,由写实转入写虚。由梦中的相见来对比现实中的不得见,八句之中,几个转折,而且在转折时远道、梦见、他乡形成顶针,更显连绵流畅。同时这样虚实相间,也体现出妇人情思恍惚,亦喜亦悲的情绪变化。

  接着,妇人看到邻居家的欢聚,想到了自己的孤凄。忽然,有客人从远方带来了她丈夫的书信--这让她多么高兴!于是她马上叫儿子一起来拆开鲤鱼形状的信函,看看里面写了什么。可是,诗中只提到了两句话: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为什么这么简短?是丈夫不善言辞?是战事激烈没空写?还是很多话不好说?还是有些话不愿说也不忍心说?还是压根信就没写完?……诗就在这里结尾了,留下无穷的空间让我们去想象,去回味。

  最初也是用得最多的就是《饮马长城窟行》里面说的--鱼传尺素,也就是托人带信。这种,首先你得到处打听谁会路经你要寄达的地址,一般是商人或者同乡会的,戍边的就主要是靠轮值完了回家乡的,求爷爷告奶奶花费人情钱财征得人家的同意(哪有这么巧正好经过你指定的地点?都是看着在一个方向,还得多走多少路才能到达)然后才小心的用两块鲤鱼形木板夹着信笺(一尺长的白色绢尺素或是竹简之类的),仔仔细细的用绳子在木板上的三道线槽内捆绕三圈,再穿过一个方孔缚住,在打结的地方用极细的粘土封好,在粘土上盖上玺印成为封泥(防止别人私拆),这才恭恭敬敬的把信交给带信人,然后你就带着忐忑的心情开始漫长的等待(人家可没说一定能带到,也更不能保证多少天内能送到)。所以,古人一旦离家,家里人就基本上等于断绝了讯息。所以,那些嫁了人的女子,无时无刻不在等着丈夫的归来。

  嗯,驿站确实是古代的邮局,有3000多年历史了。但是你得知道,驿站是官办的。首先是为了给政府传递公文和军情所设置的通信机构,很长一段时期都是不为私人服务的。一直到了宋太宗时才下令,官员近亲之间的书信可以随同官府文书一起邮递。可是到了明初,朱元璋下令,非军国大事不能擅用驿马及邮递设施。他的女婿,驸马欧阳伦用驿递走私茶叶,朱元璋直接把他杀了。所以,一个普通老百姓,那就更别想着用驿站了。

  飞鸽传书。信鸽传书确切的开始时间,现在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但早在唐代,信鸽传书就已经很普遍了。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一书中有传书鸽的记载:张九龄少年时,家养群鸽。每与亲知书信往来,只以书系鸽足上,依所教之处,飞往投之。九龄目为飞奴,时人无不爱讶。张九龄不但用信鸽来传递书信,还给信鸽起了一个美丽的名字--飞奴。此后的宋、元、明、清诸朝,信鸽传书一直在人们的通信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黄耳传书。黄耳就是狗狗啊。据《晋书·陆机传》记载:初机有俊犬,名曰黄耳,甚爱之。既而羁寓京师,久无家问,……机乃为书以竹筒盛之而系其颈,犬寻路南走,遂至其家,得报还洛。其后因以为常。苏轼也在诗中记载过:寄食方将依白足,附书未免烦黄耳。(《过新息留示乡人任师中》)

  鸿雁传书。鸿雁传书的典故来自苏武牧羊。据记载,汉武帝派苏武出使西域,被匈奴抓获并流放到北海(今贝加尔湖)牧羊。19年后,汉昭帝继位,要求放苏武回去,但单于谎称苏武已死。但汉使告诉单于:汉朝天子在上林苑打猎时,射到一只大雁,足上系着一封写在帛上的信,上面写着苏武没死,而是在一个大泽中。单于大惊,无法抵赖,只好把苏武放回。

  竹筒传书。隋朝杨素平南,一直打到海边。为彻底歼灭叛军,杨素命大将史万岁率领两千人,穿插到叛军的背后发动进攻。史万岁打赢后却无法与大部队取得联系。直到他一日看到农民放竹排,便灵机一动,将军报封入竹筒,投入水中,任其漂流而下。几天后,下游乡人捞到竹筒,根据竹筒上的提示送到了杨素军中,这才恢复联络。

  直到明代永乐年间,才有宁波帮商人首创了服务于民间的民信局。民信局由私人经营的赢利机构,业务包括寄递信件、物品、经办汇兑。到了清同治、咸丰、光绪年间,全国大小民信局达数千家,机构遍布国内及华侨聚居的亚洲、澳大利亚和太平洋地区,形成内地信局、轮船信局和侨批局(福建话发音信为批,故侨批局也就是侨信局,专门为南洋侨民服务)。较大的民信局在商业中心上海设总店,各地设分店和代办店,各民信局之间还联营协作,构成了民间通信网。

  比起古人,我们通信实在是太方便了。不过,方便的同时,我们似乎也丢掉了对信件的尊重与珍惜,写信甚至变成了一种纯粹的文学创作而非沟通手段。通信技术发展了,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反而1淡漠了--这也许就是技术进步带给我们的遗憾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