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厂房设备

有一只手在伊利背后

来源:本站 作者: 发表于:2018-09-26 01:59:01  点击:6735
  2011年,在乳业巨头伊利股份除权日前夕,网上流传出一封举报信

  2011年,在乳业巨头伊利股份除权日前夕,网上流传出一封举报信。这封“”的出现,让伊利股价像坐了过山车。仅仅1小时,伊利股价从开盘涨停到全面跌停。伊利集团特针对此事的声明,称贴子为诽谤信,内容纯属捏造,公司已就此事向公安机关报案。

  信的作者叫张三林,是伊利公司前董事长郑俊怀的亲信,在郑俊怀的授意下,张三林一直秘密监控伊利管理层的动向。信发出不久,张三林就失踪了。次年1月,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法院对上述“网络攻击”伊利案的一审判决显示,原《内蒙古商报》社社长等4人因故意编造、传播对证券交易有影响的虚假信息,扰乱证券市场,被判处8个月至1年零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以1万到3万元罚金。彼时的资本市场哀嚎一片,

  一家上市龙头企业的董事长莫名其妙地消失,已经让产业端发生恐慌,当日伊利市值蒸发60亿,但是事件远没有结束。该信息的源头邹某某,被内蒙公安机关带走后,交代其信源来自某财经记者所写的中篇小说《出乌兰记》。

  出乌兰记的作者刘某某也随之到案,并对诽谤、影射伊利供认不讳。虽然造谣者已经到案,但是伊利还是因为谣言事件的影响,在伊利发布财报的第二天4月27日,伊利股票跌停,A股市场中,光明乳业大跌9.32%,燕塘乳业跌3.38%;而港股市场上,蒙牛乳业跌6.37%。

  一直以来被誉为白马股的伊利轰然倒下,同时带动港A两地乳业整体下挫。这一切,与八年前的状态何其类似,一家上市公司,就这样被一个子虚乌有的谎言,带到了资本市场的泥沼中,无法自拔。

  一如多年前,张三林的举报信一样,出乌兰记中很多细节对于伊利可谓是知根知底,要是没有内鬼,没有人可以知道如此多详实的信息。越是在真实信息中加入谎言,越具有迷惑性。

  巧合的是,刘某某的《出乌兰记》也在文章中提到了郑俊怀,并且根据他此前的文章中,对郑俊怀的推崇,不难发现两人是旧相识。

  伊利股份执行总裁张剑秋在接受采访时公开指认,这一系列谣言案都与伊利集团的一名前高管脱不了干系。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针对伊利、针对公司管理层造谣了。目前警方已经逮捕了6名犯罪嫌疑人,据犯罪嫌疑人交代,这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有策划、分工明确的网络谣言案,有一只幕后黑手花钱雇佣了一批无良媒体人组成了网络黑恶势力,以网络文章、小说故事等形式对伊利及主要领导进行造谣诽谤,给企业经营发展和广大股民及投资者造成了巨大损失。”

  张剑秋所说的这位前高管,正是前董事长郑俊怀,2004年,郑俊怀因独董事件爆发,被揭露曾挪用公款款被判刑入狱。公开报道显示,2005年12月31日,伊利集团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郑俊怀等人挪用公款一案,在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郑俊怀等人参与挪用公款1650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但是根据张剑秋后来的描述,绝大部分涉及郑俊怀的案件并没有起诉,其实际涉案金额高达2.4亿元人民币,其在法庭上也对此供认不讳。

  2006年,尚在狱中的他曾向呼和浩特投资有限公司提出诉讼,要求拿回他认为是属于自己的那笔财富,这笔财富正是伊利。2014年8月,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人民法院判决郑俊怀起诉呼和浩特市投资有限公司一案败诉,驳回了郑俊怀的诉讼要求。不过,一审败诉后,郑俊怀随即又进行了新一轮的上诉。

  郑俊怀对伊利的干涉源于其一贯的专断风格,逼走牛根生、违规罢免独立董事、挪用公款侵占国有资产,任何一件事的爆发,无不是其品性的揭露,专断、独裁、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实际上,郑俊怀当年被判了6年,却因一系列原因获得减刑,2008年即获出狱。在刘某某的文章中看到出来,郑俊怀很喜欢别人叫他乳业教父,将他和褚时健相比,出狱后入住红星乳业的经历也在证明,对他而言,名利仍是他最看重的东西。

  出狱后的郑俊怀颇有些凄凉,被门生秦和平好心收留,但是无奈红星乳业规模不大,与现金奶牛伊利相比,不及其万分之一。

  郑俊怀是很舍不得伊利的,他曾说伊利是他养大的儿子,从一个濒临破产的地方奶制品厂,变成一个国内最大的乳业公司。郑俊怀侵占伊利的过程,何曾将伊利当过自己的儿子,在他眼里伊利是一只待宰羔羊。

  根据张剑秋的采访可以知道,郑俊怀对伊利已经是恨之入骨了。几次三番的背后动手,每一次都是二级市场股民的灾难。对于近些年来的“谣言”,伊利称一直选择“忍辱负重”。

  其实伊利的选择是没有错的,在经营压力面前,谣言的压力小了很多,并且会不攻自破,伊利若无确凿证据,想要在中国的舆论环境中对郑俊怀进行什么有效反击,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伊利的体量是红星乳业的数倍,谁弱谁有理也是当前主流的舆情。

  郑俊怀也乐此不疲,张三林没了有邹某某和刘某某,后两者都是财经人士,写的文章影响力更大,根据北京通达法正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显示,邹某某在微信公众号“光祥财经”发布的文章,点击数达574.5万次;刘某某在微信公众号“天禄财经”发布的3篇文章,点击数达10993次。

  近600余万次的点击,对于伊利来说,需要用6000万倍的努力重新建立,企业品牌的损害是难以估量的。并且,自2010年至今,中国股市上曾出现二十余个利空谣言的经典案例,包括美国香橼称恒大地产“资不抵债”、奇虎360被质疑“账目造假”、绿城集团因高杠杆高负债“或被收购”、华夏幸福“甩卖百亿资产求生”、中信证券海外“投资巨亏20亿元”,这些包裹着巨大噱头和私人利益的谣言,上市公司们通常是百口莫辩,只能哑巴吃黄连。

  作为利益最直接的博弈场地,针对资本市场的谎言每每出现,都能掀起舆论大波,违反真实客观原则的虚假或误导性信息,严重干扰投资者的决策判断,必然扭曲资本市场价格信号,侵害投资者合法权益,最终影响资本市场的功能发挥。所以,针对这些行为,监管层组织了专门的稽查力量,协同相关部门认真查处,依法打击。

  但是从张三林的万字举报信,到潘刚失联事件的连续谣言,针对伊利的谣言已经越发的高明和高攻击性。每每出现,都是台前人员受到影响,真正的幕后黑手,却一次又一次地在计划下场舆论风暴。

  郑俊怀到底是怎么做到减刑的?当年的案件中,他到底挪用了多少公款?为什么每次由他主导的事情都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

  对于这些问题,如果不能重启当年郑俊怀贪污2.4亿元的案件调查,揪出幕后黑手,对于伊利来说,现在的平静,仅仅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夜晚。